王志格当校长的这几十年,看过多少人,想要骗过他,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又想搞学校,让张老师给你介绍学生”

    李天明都还没开口,王志格就已猜出大半。

    “跟我说说你的计划,我给你介绍老师吧。”

    “校长”

    王志格朝李天明做了一个打住的手势,“我王志格如今别的用没有,老师还是认识不少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十四中的老师也可以么”李天明试探性地问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可以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现任的,在职的。”

    王志格听后笑笑,端起茶喝了一口,“你想找谢老师吧他只要自己愿意,没什么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不是说兼职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退休了。”王志格强调。

    见李天明没接话,王志格继续道,“谢老师,你根本用不着我,至于其他你不熟的,我可以当这个中间人,并且保证,不该有的,不会从我嘴里传出去。”

    李天明闻言,心里一块石头总算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的是,王志格居然肯帮忙,更没想到原先那个多看他李天明一眼都嫌烦的王志格,居然留自己在家里吃饭,吃完还让太太切了一大个冰西瓜让自己吃。

    听完李天明的大致介绍后,王志格蹙眉思索了一会儿,才道:“李子枫这小子,现在有出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谈何出息,他还什么都没做成呢”李天明说。

    “至少他已经有开始做事的想法了。”王志格感慨,“跟以前差别很大啊你知道现在有多少人,其实什么想法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掏出手机,翻着通讯录。

    “老梁啊我王志格哎哎,好,挺好的你呢最近在忙什么”

    王志格边说边走进书房并关上了房门,门里传出来的声音小且模糊,李天明断断续续听到的是:

    “对,我学生”

    “曼彻斯特毕业的,李云生的儿子,对对,晨光科技老总。”

    “老李啊,你孩子”

    “可不能闲着,很多病都是闲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李天明表面坦然,实则是在偷听。

    他此刻全部注意力都在书房内,因此餐厅的画面有些模糊,偶然回神,看到王志格的太太,那位慈祥的老妇人正面带微笑地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老妇人把桌上的水果盘往李天明面前推了一推,“来,吃瓜”

    李天明则是礼貌地回以微笑,象征性地吃了一块。

    “老骨头了要多锻炼,尤其是练脑,什么是练脑,多沟通交流才是练脑,你看那些大学老教授,很少有老年痴呆的,脑子越用越灵。”

    王志格说这句话时声音大了很多,李天明很清晰地全听进去了,他才刚把西瓜皮放下,老妇人接着把果盘又朝他推近了一点,仍旧笑眯眯道:“继续吃瓜。”

    李天明当了吃瓜群众近半小时后,一大盘西瓜皮被老妇人满意地收走了,王志格此时也从书房里走了出来,李天明赶忙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六个朋友答应试试看。”他直接说了结果。

    李天明激动万分,“太感谢了校长”

    “先别开心,因为创业公司不确定性大,所以在职的老师比较难找,有这个精力,他们更愿意在家线下补课,学生大多都熟,钱也不少,所以我给你联系的这些是退休的,那些人闲暇时间多些,每天抽一两个小时在电脑前赚赚外快不是难事,兴趣也是有的,而且他们专业对口,资格证也有,就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接受年龄大一点的。”

    “接受接受”李天明点头如捣蒜,“子枫之前跟我商量的就是专业和资格证,都满足就行”

    “那我把他们联系方式给你,情况我已经大致说过了,细节你们自己沟通。”

    李天明又连道两三声感谢后,一边记着王志格手机里的那些人,心一边在微微发颤。

    李天明就这样怀着颤抖的心离开了王志格家。

    关上门后,老妇人道:“在职的,我觉得谢老师肯定愿意去的,你怎么没联系”

    “谢愚生么李天明跟他肯定早就联系过了,来我这装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”老妇人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王志格轻哼一声,“我就是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李天明这孩子,挺有心的。”老妇人道。

    王志格没继续接话,而是双手背在身后走回书房,他戴上了老花镜,从桌角垒着的一叠书中抽出一本,里面还有他先前对折过的书页。

    那页上有一句话被画上了红色的波浪线:当你桀骜不驯,特立独行,高举个的大旗,杜绝被改造,被中庸,被和谐,你就会遭受烟熏火燎,洗脑洗心,最终被剥离于群体之外,无可皈依,无枝可栖,两鬓苍苍十指黑,尘满面,鬓如霜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